德育园地

文章详细

作者   陈霞

曾听过这样一件事:一个品学兼优的初中学生,在一个夏日的中午,同学们都在午睡,他偶然瞥见窗外经过的一个男老师只穿着裤衩,也许是出于好奇,他随口叫出了那老师的姓名,他说:嘿,你们看,***!恰巧这话被那老师听见了。老师非常生气,回转身来到教室,查找直呼老师姓名的学生。这个学生当然很快被查出来。那老师毫不客气的教训了这个学生,直打得他跪地求饶方肯罢休。后来,他考上了大学;再后来他分到了他的母校与曾经揍他的那个老师一起共事。他说,只要一看到那个老师,挨揍的一幕便历历在目,过了十年二十年也无法忘却,他说他憎恨那个老师,常常想找机会报复他。就以上个案我想问在座的老师们一个问题:当你听到学生直呼你的姓名甚至是绰号的时候(当然这绰号是非侮辱性的),你生气吗?
  学生直呼老师姓名固然是没有礼貌。但是一个人的姓名本来就是自己取着让别人叫的。连邓小平这样的伟人我们也称呼他小平同志,觉得叫着亲切;然而我们大多数老师都觉得学生直呼姓名是一种冒犯,那还了得?教师的威信何在?假如听到学生在背地里叫他的绰号,那绝对是勃然大怒,暴跳如雷,这是什么原因呢?其实这是我们受传统的师道尊严的影响太深了。我们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要求学生像尊重父母一样来尊重我们老师,即使只比学生大几岁,那也应该是长辈,是必须受到学生尊重和恭敬的。诚然,学生是应该尊敬老师,孰不知真正的尊敬来自学生对老师渊博学识的仰慕和对老师高尚品德的敬重。不过就是喊了一下你的名字,至于这样大发雷霆,拳脚交加吗?老师你是不是也忒狠了点?我想,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我们应该改改了,应该改成一日为师,终身如友,你说对吗?
  学生还是孩子,孩子难免会犯错误,当他们犯了错误,冒犯了您的时候,老师,您应该怎么做呢?
  我想,首先应该是制怒。我们老师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有些老师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尤其是初为人师者。他们被学生冒犯的时候易于激动,动辄体罚或心罚,伤害学生自尊,侮辱学生人格,这样常常使师生的心里距离越来越大,甚至导致学生的仇恨和敌视。老师们,我们在教育过程中都会用到惩罚,适当的惩罚也是必不可少的。我们的惩罚难免会伤着学生,虽有偶尔无心的伤害,全都为了爱的时候,但请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的度,许多伤通过自我疗救得以平复,但伤害太大会留下伤疤,留疤的伤是永远忘不了的,那是无法平复的痛!所以我们老师在愤怒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我们可以试着这样做:把双手放进口袋,深呼吸一次,数数,从一数到一百,还不行,出去走一圈,让自己的怒火冷却,也许过一会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这,需要我们老师修炼。
  其次是宽容,要原谅学生的过失。宽容犹如冬日的火炉,能融化冰冻的情感。我们要用一颗博大的爱心来宽容学生。当我们被学生冒犯时,我就这样对自己说:我宽容你,因为我爱你;我爱你,因为我懂你;我懂你,因为二十年前我是你。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就曾诚恳的告诫老师时刻都不要忘记自己也曾是孩子。一个教师的心胸应该像大海一样宽广,大海能容,故能成其大。
  再有一点,就是当我们被学生冒犯时,应该做一点换位思考,寻找学生冒犯自己的原因,检查个人工作中有无缺陷,处理问题的方法是否恰当。我们老师一定不要以圣人自居,我们不是圣人,我们也有犯错的时候,被冒犯了不一定全是学生的错,千万不要掩藏自己的失误,要诚恳地对待学生。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是交流。只有师生平等地交流才能消除感情上的隔膜,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在交流中,教师会分析到学生出错的症结,对症下药;学生则在交流的过程中认识到老师的良苦用心,进而反思自己的过错,达到纠错的目的。他们一般会主动向老师认错、道歉,这样他们对老师的处理就不但是口服,而且是心服。
  下面再讲一个具体的例子:
  上期我班有一个叫王朕的同学,那是一个很自卑而且有些忧郁的孩子。他曾在一篇作文中说我的天空是黑色的,我感到孤独、害怕,又在另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教室从前面的黑板走到后面一共是十八步,我坐在后面;我们老师通常是走到第十二步时就回转到黑板前,每次当老师走到第十二步时,我就在心里默默呼喊,老师,请您走完最后六步!自卑的人往往是敏感的,又常常是最具叛逆性的。
  有一次语文考试,刚发完试卷,我在教室巡视,当我走到石杰同学身边时,我没有看到他座位上的试卷。我便问他试卷哪里去了,他从位肚里拿出揉作一团的试卷,脸上丝毫没有西惶的表情。我当时非常的生气,这不是明显和老师叫板吗?我随手把他的试卷扔进纸篓,吼叫他滚出教室。我最初的决定是终止他的考试,罚他在教室走廊上站一节课。他便在教室外从容地站着,一点也不难为情,我的处理完全失效。当我静思了片刻以后,我便觉得我的做法有些简单、粗暴,想到这孩子的性情,我感到我不应该打击他。他是买到高中来的,成绩一直不好,倒是语文兴趣好一点,喜欢写作,在学校知荣辱,树新风征文中还投过稿,题目叫《另类的背叛》,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揉碎语文试卷呢?我试着从他的角度来考虑,是因为频繁的考试产生的厌烦心理,还是认为考试对语文学习没有什么作用呢?然后我在教室走廊上和石杰同学进行交流。我首先肯定了他的语文兴趣和写作能力,然后指出他今天做法的错误,因为考试是一种检测手段,老师通过考试检查学生的学习效果,它能巩固所学知识,另外它也是应对高考的一个策略。我说尽管同学们夸奖甚至羡慕你的作文,你要知道那不过是你寻章摘句弄了几个优美的词句,其实你的文章是缺乏底气和功力的,你只有踏实地学习,加强训练,将来在文学上发展自己才不至于是空中楼阁。我的一番入情入理的疏导,终于使王朕同学惭愧地低下了头,承认了错误,请求我的谅解。这样我重新拿了一份试卷,让他回到座位上继续考试。
  这个同学明年不一定能考上大学,他将来也不一定成为一个作家,然而对于我们老师来说,是培养一个大学生重要呢,还是培养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重要?道理不言而喻,教会学生做人才是我们教育者的最终目的。所以我总是告诫我自己:拉学生一把,总会越拉越近;推学生一把,总是越推越远。
  前苏联教育家赞可夫说:当教师必不可少的,甚至是最主要的品质就是热爱学生。是的,师者父母心。只要我们心里充满爱,我们就能以一个智者的大度化解学生的冒犯。

                                                                                   


延伸阅读